陆清欢—黄风万里

少暗渣反全职云鹊云亮阴阳师。
暑假填坑嘤。
好像又是缘更,哭唧唧。

独占(八)

#没什么屁话放了_(:_」∠)_

        洛冰河充分发挥了上一世伺候沈清秋的处女座龟毛性格,效率极高地在一天之内就把所有的事务安排妥当。当沈清秋心中感慨地坐上马车时,也顾不得内心里还在同系统吐槽为什么修仙世界出行不是御剑了。他看着坐在马车里的洛冰河从马车里的暗格中取出一套小茶具,又从别的暗格中取出茶叶和糕点等各类精致的吃食放在小几上。见沈清秋用扇子挑起车恋却站在门口看着他,洛冰河有些羞怯地站起身,双手揪着衣袖垂着头讷讷道“师尊……弟子光顾着安排您的事务去了,没注意出行的马匹数……刚刚数了数,只有九匹马……师尊能不能让我跟你坐一辆马车?这车上的东西都是弟子给师尊准备的,弟子可以留下来服侍师尊么?”说罢,他抬起头可怜兮兮地看了沈清秋一眼,沈清秋觉得自己的心脏中了一箭。男主为什么在他面前摆出一副小媳妇的模样啊,我可是丧心病狂的反派啊……但是沈清秋不可否认地被男主打动了,不愧是后来开了后宫的男主啊,霸气侧漏娇小柔弱画风转变毫无压力。沈清秋默默吐槽着,点了点头坐进了马车里,又讥讽地开口“只是见你做事还算和我心意罢了,你可别多想。不过也是个蠢的,居然不将自己安排好……”洛冰河只是一脸乖巧地听着,心里想着师尊在关心自己呢……沈清秋看着男主看着他眼神炽热的样子,又想起了那个眼神,吓得闭了嘴冷哼一声。洛冰河点点头“弟子受教了,多谢师尊关心。”又坐到沈清秋对面帮他泡起茶来。
        沈清秋看着男主行云流水的动作,腾起的烟雾氤氲了他稚嫩的眉眼,他低着眼认真地看着茶杯,美好地像是像是一幅画。沈清秋摇着扇欣赏着这幅美景,叹道:自己也算是享受了一番被男主服侍的待遇,虽然可能以后会死的更惨,不过先过好当下吧。沈清秋闭上眼在脑海中回忆着剧情,这双湖城也算是他下山经历的第一件事,还关系着能否解除ooc的问题,他不得不重视起来。

(QAQ今天中午要补作业,特殊情况,明天给大家粗长,么么哒!)

今天突然听到这个歌觉得唱的得好像华武的感觉,有故事感。想摸条鱼。(ー`´ー)

独占(七)

#抱歉放假晚了点…
#给明帆洗白白_(:з」∠)_

     
      沈清秋揉着额角走进前屋时,怀里就冲进一个小孩,紧紧地抱着他的腰。沈清秋被撞得向后退了两步才稳住身形,皱着眉看着怀里不肯松手的明帆,刚准备开口却发现小孩肩头轻轻抖动着。他这是哭了?沈清秋愣住,只听怀里穿出小孩稚嫩却沙哑的声音“师尊你是不是不要我了?你为什么把我的差事交给那个小畜生去做?是不是我之前惹您生气了?师尊你别生气,您说我哪里做错了,弟子去改。但是师尊不能忽视我了……”沈清秋叹了口气,刚准备出声安慰,却收到系统的ooc警告,不得不摆出一张冷脸,揪着小孩的耳朵把人拽出怀里,呵斥道“身为清静峰上的弟子,竟做出这幅哭哭啼啼小女儿姿态,我平日里是这样教你的吗?你作为师兄今日如此失态,怎么为下面的师弟做好表率?明帆,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说罢拂袖转身,装作一副怒极的样子周身散发出黑气。
     跟着明帆一路跟上来的众弟子第一次听到师尊这样训斥人,皆吓得躲在院外不敢进去。这时看被宁婴婴拽来的洛冰河都是一幅深仇大恨的模样,宁婴婴瞪了他们一眼,拉着洛冰河进了院子。看到垂着头的明帆与背对着他们的沈清秋,洛冰河的眸子闪了闪。看来师尊没有安慰明帆了?平常师尊不是挺喜欢明帆的吗?得知明帆受了委屈居然不安慰他,倒是有些出乎意料。明帆看到洛冰河就气红了眼,忍不住冲出去伸手欲打洛冰河,洛冰河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宁婴婴尖叫一声去挡住了明帆,大声道“我拉阿洛过来不是给你出气的!不准你打他!师尊你看他!”被他们吵得不行的沈清秋无可奈何地转过身呵斥道“禁言!你们在此处吵闹成何体统?传到别的峰上都会说我御下不严,说我沈清秋不配为人师!”听到师尊如此严厉的话,明帆和宁婴婴缩了缩脖子一副害怕的样子,洛冰河垂下眼睫上前一步道“一切祸端都由弟子一人引起,望师尊息怒,弟子甘愿受罚,以平师兄不平之意。”沈清秋瞥他一眼,心道这才是能做大事的人啊,不愧是男主。他感慨了一会,问道“交由你的事办的如何了?”洛冰河不卑不亢地道“弟子愚钝,尚未完成所有事务。不过弟子已将需要用的东西交由安定峰的师兄了,想来明日就可出发了。”沈清秋咂舌于男主办事的速度,一个不被看中的弟子要在宗门内做事可是不太顺利的,看来男主还是有些手腕的。申请书在内心夸了男主一通,又看了看明帆,叹了口气,自己也只能尽力护住这个跟自己同病相怜的小炮灰了。沈清秋沉吟片刻开口“既然冰河做得不错,明帆你就当是歇息一下。况且,君子立于天地,怎可如此心胸狭隘?”沈清秋被自己的一声“冰河”激起一身鸡皮疙瘩,明帆不可置信地抬头看向沈清秋,一副大受打击的可怜模样。沈清秋心虚地移开视线,心中无奈。洛冰河则是好心情地扯了扯唇角,好似沈清秋这样叫他并没有什么不对。明帆朝着洛冰河大吼了一句“小畜生我不会让你抢走师尊的!”就冲出了远门。沈清秋来不及阻拦,只能看着他跑远。他皱眉向宁婴婴道“婴婴你去看着些你师兄,别让他做傻事。”宁婴婴担忧地看了眼洛冰河,洛冰河朝她摇摇头,示意自己不碍事。宁婴婴这才咬了咬唇向沈清秋告退,提起裙子就追了出去,那一帮平常跟在明帆身后的弟子反应过来了也跟着追了出去。一时间就剩下沈清秋与洛冰河大眼瞪小眼相顾无言,沈清秋与洛冰河同时开口“你先退下吧。”“弟子告退,清师尊好好休息。”洛冰河似是笑了笑,沈清秋被晃了下神,反应过来又暗骂自己不争气,朝洛冰河挥了挥袖子就逃也似的进了内室。洛冰河站在原地摸了摸自己的唇角,笑得像只偷到了腥狐狸。他想了想,自己还是要去看看给师尊准备的东西可有遗漏,要是能再找个借口同师尊做一辆马车就好了。洛冰河这样想着,迈步向安定峰走去。
(补偿性地粗长一下_(:з」∠)_我的锅…)

独占(六)

#咳咳,省略了掌门发布任务的剧情,求不怪…
#男主努力成师尊身边一把手,明帆位置不保。

        沈清秋沉吟片刻,终于还是皱着眉状似嫌弃地用二指捻起玉坠随意地收进一个小锦囊里,把它丢到一边才面色嘲讽地道“你可是把我这里当做了收垃圾的地方?不过这东西交给我也好,省得日后出去历练教旁的门派瞧见了,我们苍穹派堂堂一个大宗门,内门弟子带的竟是个赝品。”虽是这样说着,但沈清秋内心还是喜不自胜,因为他看到面前出现了一行体积感极强的绿色大字“恭喜,获得关键道具:假玉观音×1。改变剧情,‘沈清秋’智商+100,目前逼格180。请再接再厉!”沈清秋忍不住翘了翘嘴角,却被洛冰河瞥到。师尊可真是个傲娇,明明自己很开心,却还要装作一副嫌弃的样子。洛冰河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但一想到师尊收下了他的东西,他就觉得很满足。
        洛冰河待到沈清秋脸上的笑意消失后才开口道“弟子要同师尊说的第二件事,乃是想请求师尊将去双湖城历练的准备工作交由弟子来做。弟子保证会将此事处理妥当,绝不输于明帆师兄。”说罢,他的脸上出现了势在必得的神情,眸中绽放出华丽的光彩,男主的光环在此刻一览无余。被光环快闪瞎了的沈清秋:我靠!为什么男主的画风不太对?前期不应该是忍辱负重韬光养晦的小白花吗?一瞬间从小白花变小树苗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按道理讲,男主前期的性格不应该会做出这种类似在沈清秋面前争宠的事,沈清秋感到十分纳闷。看着男主一脸期待的样子,本就对男主有好感的沈清秋更是狠不下心去拒绝他。只好作势无奈地道“既然你有心,那便去做吧…”脑中平地惊雷似地响起系统的ooc警告,又忙面色严厉地补道“可若是出了什么纰漏,就不只是一顿鞭子可以解决的了。你可明白?”洛冰河激动地上前一步拱手道“定不负师尊厚望!”沈清秋瞅着男主因笑露出的一口白牙,心道:为什么我感觉男主被人穿了?(对!)性格变化真么大…他又想起来在树林外男主那个眼神,不由得打了个哆嗦,不会还是个基佬吧…沈清秋觉得有些头疼,却又听男主道“不过弟子想像师尊索一样东西作为凭证,以防各位师兄师姐怀疑弟子。”沈清秋面色一冷“那你想要什么?”洛冰河笑眯眯地望向他扔在一边的扇子,沈清秋冷哼一声“我的扇子是不可能给你的。”这可是他装逼的必备工具,给了男主他要怎么办?洛冰河却摇了摇头,说道“弟子只是想要师尊扇子上的流苏而已,并不敢碰师尊的扇子。”哦,流苏而已,大不了再去找一条,或者等男主办完事再要回来就可。沈清秋这样想着,利落地解下流苏扔到洛冰河怀里,又摇了摇没有流苏的扇子,觉得有些不适应,心道还是得去再找一条。洛冰河小心翼翼地将流苏像个宝贝似地收进了怀里,这是师尊送给自己的东西呢…(沈清秋:我什么时候说是送了?)洛冰河满心欢喜地向沈清秋辐射着开心的情绪,沈清秋被男主一副被主人爱抚了的小狗模样弄得有些无力。他端起茶杯浅啜一口,垂眸淡淡道“若是无事了,你可以退下了。”洛冰河见师尊赶他走,心想赶快把事情办好了讨师尊欢心,只得恋恋不舍地拱手告退了。沈清秋盯着男主尚且稚嫩瘦弱的背影,想到:难道我把男主掰弯了?他喜欢我?被自己的想法吓到的沈清秋也不顾系统平板的嘲讽,绕过屏风进到内室。他觉得肯定是自己没睡好才会胡思乱想,有时间想这么没用的事,还不如盘算下去双湖城的事。沈清秋躺在床上,合上双眼打算睡一会时,却突然听到院外有人大声叫喊。沈清秋皱眉,叹了口气,心道,到底是歇不成了。只得穿了鞋下床,走向前屋。
(你们猜猜是谁_(:3」∠)_)

独占(五)

#为什么我有种今天打不完的感觉……
#写不完求不打QAQ
       

         洛冰河见沈清秋被吓到似地收回视线,不由得笑了。心情大好的他也不在乎师尊刚刚摸了两下宁婴婴的头,垂眸轻巧地跟在人身后。跟着师尊来到山顶的院落时,他在心里回想师尊一路魂不守舍的模样,唇角的笑意怎么压都压不住,不过他心里知道,不能操之过急,会把师尊吓跑。毕竟前一世的师尊不可能没有察觉到他的感情,却还是诈死来摆脱他。那时亲眼目睹师尊在自己眼前自爆,他觉得自己整个世界都要塌了。好在纱华铃拦住了自己,否则他这么想象不出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幸好师尊没有死,还回到了自己身边。洛冰河跟着沈清秋进了屋,怜了表情心道,自己不能让同样的错误再次发生,这次需得徐徐图之。
        沈清秋脚步虚浮地坐下,拿过茶杯抿了口茶才觉得心神安定下来了。他唰地打开扇子,借摇扇子来掩饰心虚。看着落后他几步刚进屋准备跪下行礼的洛冰河,忙开口止住他:“不必了。”见男主疑惑地看了自己一眼,又站直了身体将他看着。沈清秋摇扇子的手不由得加快了速度,眼神飘忽地开口问道“上次给你的药可用了?”洛冰河摸了摸揣在怀里的药瓶,耿直地摇了摇头,“师尊赐的药太珍贵了,弟子不舍得用。况且师尊你不是说要锻炼我吗?这点小伤不算什么的。”说罢又抬头朝沈清秋憨厚一笑,像颗初升的暖阳一般耀眼,脸上的几块未消散的淤青也没有影响他的风采。沈清秋像是被这笑容蛊惑了一般,盯着洛冰河看了许久。直至男主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沈清秋才发觉自己的目光太过露骨,大概是把懵懂的男主吓到了。沈清秋恨不得扇自己几个耳光,男主一笑你就移不开眼,平常怎么没见你这么颜控?沈清秋有些尴尬地咳了咳,见男主关切地看过来,一口口水就把自己呛到了。“咳……咳咳……咳……”沈清秋忙伸手捂住嘴,心想真是丢人丢大发了,脑内沉寂了许久的系统终于又出现了:ooc警告,逼格-20。沈清秋一听,咳得更厉害了。下首的洛冰河见师尊咳得满脸通红,也顾不上礼仪上前轻抚沈清秋的背,一手端着茶杯递到沈清秋唇边劝道“师尊喝一些吧,会好受些。”沈清秋顾忌着系统,只是小口小口地抿着茶,好一会才缓过来。回过神来时男主已经回到原处站好了,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沈清秋木着脸开口“你方才什么都没看见,知道么?”洛冰河见师尊尚且红着耳朵,却佯装镇定的样子,只觉得别扭的可爱。他点点头,抿紧唇以防自己笑起来。
        沈清秋调整了下坐姿,想起来之前男主说的要找自己的事,语带讥讽地开口问道“你无缘无故找我作甚?若是犯了过错自己去领罚便是,我可不会手下留情。”洛冰河却摇了摇头,上前一步道:“弟子此次来找师尊,实则是为了两件事。”洛冰河小心翼翼地从脖子上取下那个本该被明帆他们抢夺丢失的玉观音坠,送到沈清秋手表的桌子上,又退下去闷声道:“这是我娘留给我的,虽不是什么宝物,但它与我而言弥足珍贵。弟子希望师尊可以帮我保管它吗?等到弟子足够强大之后再取回。”说完又抬起头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沈清秋目瞪狗呆地看着男主做完一系列动作,他觉得他有点不好……等等,剧情里没有这一段啊?为什么本来应该在男主的后宫手里的东西会被男主送给自己?这难道不是男女主的定情信物吗?系统你出来给我解释下!系统:系统维护中。沈清秋:……我靠,一到关键时刻就装死!沈清秋艰难地扭动脖子去看那条搁在自己手边用简单的细绳吊着的玉观音坠,陷入沉默中。
(啊啊啊啊我食言了…求各位大佬轻点下手QAQ)

独占(四)

#明天就进双湖城副本,期不期待——

       
        沈清秋在内心中与系统进行友好的交流,力图让他可以在不扣除逼格的前提下在男主面前刷一波好感度。沈清秋一脸诚恳“我能不能让他们就这么散了?”系统“不行,ooc,‘沈清秋’在此情况下应该听取明帆的话去教训洛冰河。”“可是宁婴婴求我了对吧,作为一位好师尊,是不应该让他可爱的女弟子失望的对吧?”系统默。沈清秋等了一会,没有听见如同谷歌语音一样的声音响起,忍不住在心里扭起了秧歌。
        他轻咳一声,指了指洛冰河,“你随我来,其他人去修炼。若是再让我看到你们玩闹,就去找个百战峰弟子打赢了再回来。”见众人一脸惊恐,沈清秋满意地在心里点了点头。宁婴婴见师尊没有打洛冰河,开心地又抱住沈清秋蹭了蹭。沈清秋顶着男主讳莫如深的眼神又摸了摸女主的头,收回袖子里的手突然神经质般抽痛起来,他怀疑男主以后一定会先剁了他这只手,沈清秋觉得他委屈极了。他朝众人扫了一眼,转身又走进林荫。
        洛冰河立刻举步跟上,宁婴婴拉住他的袖子对他说“阿洛你去了过后少说话,免得说错话了师尊又罚你,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全,师尊上次给的药如果用完了就去找我,我再去找师尊要……”宁婴婴还准备说什么,被明帆走过来打断。他冷哼一声,又去拉宁婴婴的手“小师妹我们走,反正是他自己要去找师尊的,师尊罚他也是他自找的。走吧,我陪你去玩,好不好?”宁婴婴躲开他的手,明帆的脸色沉了些许,却还是看着宁婴婴。宁婴婴只好一步三回头地走了,边走边道“阿洛我先去修炼啦,等会记得去找我呀!”洛冰河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迈开步子去找沈清秋了。直至他的身影消失不见,宁婴婴才垂头丧气地收回视线。明帆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要陪她去什么地方玩,她瞪了眼人,“师兄真讨厌!”便跺了跺脚飞快地跑走了,徒留下一群一脸懵逼的弟子和脸色难看的明帆。他咬牙切齿地吐出三个字“洛冰河……”每次都是他,小师妹总是和他一起,却讨厌自己。他何德何能能让小师妹这么喜欢?下次再碰见他,一定要好好地教训他一顿,明帆握紧拳头想到。(让我们为他点一排蜡…)
        那头洛冰河眯着眼睛艰难地走出树林,映入眼帘的,是沈清秋清癯纤细的背影,肩宽腰窄,墨色的发丝被扇子带起的风轻轻拂动,竟似谪仙人一般。洛冰河痴迷地看着人,低声喃喃唤了声“师尊”。沈清秋出了树林给男女主留下说话的空间,心里盘算着待会怎么跟男主交流顺便洗刷一下之前的仇恨值。耳尖微动听到男主见了他一声,回头就跌进了一双充斥着爱意与孺慕的眸子。那其中的情感太过炽热,烫得沈清秋一下子缩回了视线。他在心里急呼系统:系统快出来,为什么男主会那样看我?这不是本种马升级流小说吗?为什么我感觉男主突然变基佬,还惦记上了我的菊花?系统装死,沈清秋只得走一步看一步,怀着沉重的心情走向他的院子。

(欺负师尊嘿嘿嘿x)

独占(三)

#有小伙伴担心系统捣乱,没关系啦,双湖城副本包您满意_(:3」∠)_
#冰妹才不会仗着自己比较大欺负小盆友的_(:3」∠)_

        
        还是同前世一样,明帆携一大群弟子浩浩浩荡荡地过来,直接无视了洛冰河向宁婴婴打招呼。洛冰河依旧叫了一声师兄,就退到一边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他冷眼看着明帆讨好地将玉佩递给宁婴婴,她又抛回去,心里暗中警惕,就在宁婴婴皱皱鼻子准备开口时,洛冰河突然转头对着沈清秋藏身处躬身行了一礼“师尊。”
        我靠!沈清秋忍不住在心中爆了粗口,这男主身上是自带反派搜寻雷达?先有明帆自投罗网在前,又发现了他这只大boss,沈清秋表示自己还不想这么早和男主对上,他忍不住想起被削成人棍的画面。众弟子皆是一愣,明帆首先反应过来,冲洛冰河骂道“小畜生你居然搬出师尊来吓我们,你以为师尊会来后山这种地方吗?”宁婴婴踮起脚探头探脑地看了一会,也道“若是师尊来了,怎么这会还不见他?阿洛你怕是看错了吧,可能是一只鸟儿呢?”洛冰河仍维持着行礼的动作,仿佛笃定沈清秋一定会出来一样。明帆见他这幅油盐不进的样子,皱眉准备招呼一干弟子上前教训他一顿,好叫他知道师尊的名头不是他可以随便用的。沈清秋见那一群人渐渐靠近洛冰河,而他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心里着急地恨不得揪着明帆那小兔崽子的耳朵教训他道“又去招惹男主,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活得太长了?他是男主大大,你就是一炮灰,不招惹他还能好好活下去,招惹了他,你最后就会跟我一样被削成人棍知道吗?”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沈清秋收敛了自己脸上悲痛的表情,摆出平日那一副高不可攀的模样,缓缓地走出树林。
        “明帆住手,不可欺负师弟。”明帆正要打到洛冰河脸上的巴掌止住了,闻声僵硬地回头看着从阴影出现出身形的师尊,扯了扯嘴角叫道“师尊……”宁婴婴则欢喜地扑上前去,“师尊!你怎么来啦?”沈清秋被她撞得老腰一震,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示意她放开自己。看到人群中男主那意味深长的眼神,沈清秋心中警铃大作:我靠男主大大别这样看我!我好慌!我不想抢你的女主的,是她自己扑进我怀里的!沈清秋在心里为自己掬了一把同情的泪,面上却严肃地扫过众人,见众人神色各异,从头看到尾的沈清秋觉得有些头疼。偏偏明帆还不省心地道“师尊,弟子刚刚不是故意要欺负小……师弟的,只是见他神色诡异才想问问他来后山干什么的,他不答我才忍不住出手的。”沈清秋心里的小人已经暴跳如雷了,忍不住破口大骂道,明帆你真是个猪队友!“哦?”沈清秋眯了眯眼,去看洛冰河,和男主对视的那一刻他莫名有些心虚。男主的眼神好深邃,好可怕!“那你为何不说?”沈清秋平淡开口,却见洛冰河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笑意,快得像是他的错觉。但是洛冰河的下一句话把他雷了个里焦外嫩“弟子是去找师尊的,不想走岔了路,来了后山。途中遇到师姐,后来在此地遇到师兄。”沈清秋心中大骇,找他?男主好端端地找他干嘛?现在的男主应该是根正毛红的一朵纯洁小白花啊,每天像辛勤的小蜜蜂一样砍柴挑水,摸索自己的修炼之路啊,怎么突然想起来去找他?沈清秋百思不得其解,宁婴婴这时也跳出来为洛冰河开脱“阿洛的确是去找师尊的,他在路上就同我说了,我让他陪我玩他都说没时间呢…师尊你就别责怪阿洛了,他见您的次数也少,迷路很正常的。”末了又低低道“他上次的伤还没好全呢…”说罢又仰起头一脸期待地看着他,沈清秋表示被女主这样看着压力很大……一时间,所有人都将沈清秋看着,等着他开口。沈清秋额角渗出细密的汗珠,陷入沉思中。

(快夸我,今天够不够粗长!x)

独占(二)

#师尊出场啦,昨天忘了说这时已经是沈垣啦。
#原谅我记性太差,如果有不对的地方一定要跟我说!!!

        洛冰河想起上一世在埋骨岭最后只余他和师尊二人时,从师尊衣服里掉出的玉观音坠。想来那时师尊就已在暗地里维护自己了,能用叶子将人割伤却不碎,这清净峰上,只有师尊了。只是自己当时愚钝,没有去找师尊问清楚,如果问清楚了,是不是后来就不会有那么多事了?他脸上一阵恍惚,忽然被人叫住。
        “阿洛!阿洛?你在想什么?”笑容明媚,橙色发带束发的娇俏少女蹦蹦跳跳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问到。他抬头,是宁婴婴,拱手不卑不亢地行了礼“师姐好。”宁婴婴歪头疑惑地看了眼洛冰河空空如也的手里,笑着说:“阿洛今天中午不干活啦?那就陪我去玩吧!”洛冰河摇摇头,“抱歉师姐,我找师尊有事,不能陪你玩了。”对于这个师姐,洛冰河是挺喜欢的,当初师尊诈死那次,她哭得眼睛都肿了,纵使后来知道了他是魔修,也还是偷偷地放他进清净峰看师尊。但师尊只能是他一个人的,师尊眼里也该只有他一个。所以这声抱歉,还是带着一点与她划清界限的意思。然而宁婴婴并不能懂得,她只是瘪了瘪嘴,又妥协地道,“那我陪你去找师尊吧。”她又苦恼地看着洛冰河带着淤青的脸“阿洛你身上上次师尊教训的伤还未好,万一这次去了师尊又要……”洛冰河打断她,轻轻笑道“既是师尊教训的,就证明他对我期望甚高,作弟子的当然要甘之如饴。”宁婴婴看着他这副模样有些呆,为什么感觉阿洛睡了一觉像是变了个人?好像变得更加成熟了……(少女你真相了。)
        洛冰河收了笑意,率先迈开步子走了。宁婴婴摇了摇头,把夺舍这个念头移出脑外,又叽叽喳喳地同洛冰河说笑起来。他故意没有走寻常上山的路,而是去上一世明帆夺他玉观音坠的那片树林。果不其然,走进只见一条深沟,宁婴婴也同上一世一样叫道“阿洛阿洛,你看,这里地上好大一条沟。”他心下一喜,想来师尊此时已经在暗地里看着他了。他不由得有些欣喜和羞怯,微微红了耳尖。宁婴婴见他不说话,又缠着他问道“阿洛你说,是哪位师兄在此修炼剑芒呢?”洛冰河余光扫视着周围,虽然此时师尊的修为比他高太多,但凭借对于师尊的熟悉感(x莫名…想歪),他还是瞥见林间一抹清浅的白色,故意拔高声音道“清净峰上有此修为的,恐怕只有师尊了。”躲在暗处的沈清秋脚步一个踉跄险些跌倒,衣袂拂动了叶子惊起几只鸟。为什么他感觉男主看到他了?这一定是错觉。(并不是)他稳了稳身形,继续躲(tou)藏(kui)。洛冰河唇角微勾,找到你了师尊。耳尖微动听到身后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他眯起眼转过身,心中盘算着如何利用这件事让师尊把自己迁进他的院子。

        (写完才发现跟故事差了太多,去翻了翻原著,决定还是要把主要的几个事件写上。惦记着双湖城沈清秋被绑的那一幕,想偷偷摸摸用春梦梗开个车_(:3」∠)_)

独占(一)

#私设:假设成年冰妹穿回幼体。
#其实只是想看冰妹撒娇_(:3」∠)_
       
        洛冰河睫毛轻颤,神识却察觉到这不是自己睡着前所处的环境。他下意识去捞,果不其然摸空了。他猛地睁开眼,下意识呢喃了一句“师尊”,却被眼前的景象弄得有些怔愣。
        他盯着自己伸到眼前的短小手指,上面带着自己幼年熟悉的被柴薪划拉出的细小伤口和挑水劈柴磨出的茧。身下不是师尊房里柔软的大床,而是铺着一层薄薄干草的硬邦邦的地面。他皱眉看着狭小昏暗的柴房,这里分明是自己幼时还未被师尊迁去他院子的住处。他这是,回到了幼时?
        他单手撑地,站起身,活动了下全身筋骨,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肚子适时地发出一声“咕噜”,料想师尊此时也该醒了。他想了想,聊聊天给自己这样一个回到小时候的机会,那就从现在开始把师尊变成自己一个人的,把大混蛋,掌门什么的其他不相干的人都赶走,然后就可以跟师尊一起过二人世界啦!(宁婴婴&明帆等弟子:喂,不把我们清净峰上的其他弟子放在眼里啦!师尊才不会是你一个人的!)
        他这样想着,唇角一扬露出一抹诡异(x)的微笑。他快步走出房门,来到水缸前盛起一瓢水,看见自己尚且稚嫩的脸,眉间还没有那殷红如血的印记,眼眸清澈。他唇角的笑意扩大了几分,用那水漱了口,又洗了脸。
        如今如今自己这具身体尚未筑基,更别提辟谷了,再加上每天干不完的活和吃不饱饭,身量又瘦又小。重活一遭,他已经懂得如何讨好师尊,更会利用这具赢弱的身体博得师尊所有的注意力。他决定,重生回来第一件事,就是用食物套牢师尊的胃。心情愉悦的洛冰河迈着欢快的步伐顺着记忆打算去找自家师尊,也不管今天该干的活,他有把握今天便能搬进师尊的院子。

        (明天继续更新…无聊到写同人文…如有问题希望各位大佬小可爱指正!)

我陪你看过这滚滚红尘,

悲哀又庆幸。

如今我停了脚步,

我的面上已显出颓态。

你依旧拥有一个鲜活跳动的心脏,

我累了,

不想成为你的负担。

所以啊,

想做什么趁着年轻就放手去做。

我会在原地,

守望着你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