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砚。

emmmm咕咕咕咕咕咕咕。

果然,小天使是画不出来的,不过我尽力了。晚安!

这一对真的太好嗑了,目前我刚看完第一季,但是逛了微博看了别人说第三季好像是be,emmm等我看完就产粮…咕咕咕,大概吧…

啊啊啊啊我想要个暗香小哥哥啊啊啊,我啥都会,不在乎你修为,打本躺着都行。我能为你变大师啊,不管你喜欢大的还是小的,我还能给你写文啊qaq求暗香小哥哥dd我,我在千年调长风万里等你。

独占(十)

#时隔数月的更新,你们有没有想(打)我?
#楚留香已经吸引不了我了,你们才是我的真爱嘤。
 
      沈清秋是被一声声急呼给叫醒的,声音之焦灼让闻者心疼。他缓缓掀开眼皮,只见洛冰河被五花大绑在他对面,宁婴婴也被绑在一起。他头昏眼胀地看着他的俩徒弟,恍惚间看见了洛冰河眼底有晶莹的水光,叫他醒来小眼神亮得就像一只小狗,让人想要轻轻安抚。他微移目光,宁婴婴哭丧着脸唤他“师尊”。他现在头疼得很,这简单模式是真的简单粗暴,直接把他送到了小boss面前。但是有没有考虑他这个冒牌货的感受啊,他好歹也是一位峰主,这么轻易地就被一个魔物抓住,他不要面子的啊?听着系统在脑内刺耳的声音“b格-50”,沈清秋忍不住想抬手揉揉正在突突跳动的太阳穴。他突然想起来自己正被捆得像个粽子,低头一看,一句“卧槽”差点喷出口。他此时已经被魔物扒了上衣,只留下裤子与白靴。沈清秋脸上红红白白一阵,心中将那魔物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这壳子怎么说也是一代宗师,如今被用细细的麻绳绑得像被捉奸在床的小白脸,系统扣那么多分也在情理之中了。沈清秋抬眼见洛冰河正盯着他,眼底似有一缕暗芒流走。见他抬头又慌乱地偏过头去,沈清秋一愣,再去瞧时,洛冰河分明又是那朵小白花了。沈清秋只当他没见过自己如此狼狈,心中想着回去敲打他一番,让他莫在旁人面前提起此事。宁婴婴尚小,沈清秋瞧着她哭丧着脸直跟自己道歉,他觉得头更疼了。
     此时,突然从黑暗中现出一个黑色的人影桀桀地笑着说着嘲讽的话,声音呕哑嘲哳难听至极。沈清秋眯眼道“剥皮客?”“赫赫有名的修雅剑今日栽在我手里,痛快!沈清秋啊沈清秋。你猜破脑袋也猜不出,我到底是谁吧!”沈清秋道“这有什么猜不出来的,你不就是蝶儿嘛。”剥皮客无语片刻暴躁地掀开黑纱问道“不可能!你是怎么猜到的?”沈清秋忍住将心中吐槽说出的的冲动,装作一副深不可测的模样。剥皮客——也就是蝶儿开始了她絮絮叨叨的反派自述时间,沈清秋调整了个让自己稍微舒服点的姿势,眯眼听着她扯。他与蝶儿一来一往,倒也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理清了。等她陆陆续续把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沈清秋忍不住吐槽这世界的反派智商真是低。在询问过系统自己死了会不会复活之后,沈清秋不得不为自己掬一把同情的泪。他试图拖延时间的一句话,似乎把他引向了更不好的未来。沈清秋强压下身上的鸡皮疙瘩一边往后退,躲避蝶儿摸来摸去的咸猪手(bu)他只顾躲避蝶儿而眼神飘忽,未曾看到洛冰河黑了一张脸。此时的洛冰河几欲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暴虐,她怎么能用她的脏手去碰师尊呢?师尊是他一个人的,他自己不都舍不得这样对师尊,她竟然敢!洛冰河眼眶因气愤而泛红,他将自己的手骨捏的咔咔作响。一旁的宁婴婴有些悚了,似是被他吓到地小心翼翼开口“阿洛?”洛冰河这才缓过神来,强压下内心里想将这魔物碎尸万段的想法,又恢复了平时里坚强隐忍的小白花形象道“师姐…我无事,只是师尊被这魔物羞辱…我…”宁婴婴瞧着他泛红的眼眶,柔声安慰道“没事的,师尊不会被打击到的。”(沈清秋:说的轻松,我差点挂了好不好。)洛冰河咬牙盯着沈清秋,师尊此时长发披散,白皙劲瘦的身体被捆仙绳勒出道道红痕。平日里高冷不可侵犯的深情破裂,脸上泛起薄红,眼神飘忽,嘴唇紧抿,似在忍耐。洛冰河又想起了未到此世前师尊与自己欢好时,也是这般害羞的情态,他颇有一种闺中趣事被旁人瞧去的恼怒之感。好在这具身体尚且青涩,没有叫他只是看着师尊便出了丑。不过洛冰河觉得这样欺负师尊也未尝不是一件乐事,想来师尊也不会拒绝自己。洛冰河这才稍微放松一些。
      正当他出神时,就听到师尊如上世一般将他坑下了水。洛冰河此时倒没有前世那般慌张与绝望,他也知道师尊说的是真的。他是天魔混血,自然是最好的躯壳。现在师尊尚且不知道自己将来与他会有多大的缘分,坑起他来也毫不手软。洛冰河心中无奈,面上却还是做出同上世一样的反应。他甚至故意用泛红的眼眶去看沈清秋,他知道自己不会有事,他只是想让师尊对他有愧刘之心,好让他可以顺理成章地接近师尊。沈清秋看到洛冰河红彤彤兔子似的眼睛,心中紧了一下,他还只是个十四岁的孩子啊…沈清秋甚是愧疚,不敢看洛冰河的眼睛,也逃避了宁婴婴的问题,只是继续对蝶儿循循善诱。
      就在那一掌即将落下的千钧一发之际,突然落下一根房梁不偏不倚地砸中了蝶儿,将她压在房梁之下同时,也将绑着洛冰河和宁婴婴的柱子砸歪了。沈清秋一脸木然忍住吐槽的冲动,他心中尚在疑惑这么简单就完事了?忽然蝶儿暴起,又絮絮叨叨地将放出沈清秋的法子说出。说时迟那时快,洛冰河倏地抽出挂在蝶儿腰间的修雅剑斩断了捆仙绳,沈清秋趁着蝶儿不可置信之时,右手凝了灵力一掌将她击飞出去。此事如此才算了结,洛冰河脱下自己的外袍站在沈清秋身后。他现在还未发育,看沈清秋还要仰着头。他站在沈清秋背后,就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师尊肯将后背留给他,也说明了对他的信任。沈清秋摆好姿势回头就看到男主一脸孺慕地看着自己,眼眶仍是红红的。沈清秋轻咳两声两声问道“第一次见到‘除魔卫道’,可有吓到?”洛冰河摇摇头,只一脸严肃地道“弟子不怕,师尊如此教导我,弟子受教。”沈清秋心想这和我手里的剧本不一样啊?不过洛冰河没被吓到还是不错的,不过他又开口道“师尊…刚才…”沈清秋道:“你想问,如果刚才房梁没有忽然塌下来,为师到底打算怎么办?”洛冰河咬唇点了点头,拿微红的眼眶偷偷看沈清秋。沈清秋心中微动,这要理由他也说不出,他只得故作高深地道“你这可算是在责难为师?”洛冰河摇头,神色诚恳道“若能为师尊付出性命,与弟子而言乃是荣幸。”沈清秋在心中感叹男主的白莲花属性,没忍住走过去摸了摸那颗毛茸茸的脑袋,神色笃定且淡然地道““那为师也告诉你。即便为师出事,你也不会有任何不测。这一点,绝无欺瞒。”总归男主有金身不破定律,自己这也不算是在骗他。谁知洛冰河听了这话眼眶更红了,似是真的要哭出来。沈清秋有点慌了,他可不会哄孩子。谁知道男主只是抿紧唇将修雅剑与他叠好的外袍双手举至齐眉,毕恭毕敬地献给沈清秋“师尊,你的剑。弟子的外袍虽然略粘尘埃,但请师尊不要嫌弃披上吧。”沈清秋不由感叹男主真是可爱,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他接货了剑,却将外袍又递给洛冰河,淡然道“为师储物戒指中有备用衣衫,不过你能如此贴心甚好。”沈清秋又摸了摸男主因沮丧而垂下的头,补充道“此间事不可与外人说起详情。”洛冰河神色坚定地点了点头,沈清秋方才舒了一口气。脑内接连响起的系统的提示音更是让他喜不自胜,微弯了眼。【宁婴婴好感度上升,主角爽度+50】【获得高级物品‘捆仙索’,反派实力+30】【完成初级阶段任务,B格+200。OOC功能解冻。从此刻起,贵方可完全掌控‘沈清秋’账号的操控权。恭喜!请再接再励。】从今以后再也不用担心ooc,可以顺理成章地刷男主好感度了。沈清秋心里的小人开心地转了几个圈,他才稳住情绪对洛冰河道“你去将婴儿叫醒,为师去屏风后将衣服换好,我们便去与其他弟子相会。”待到洛冰河乖巧地点点头后,沈清秋才绕到屏风后去换装。洛冰河慢腾腾地走过去叫宁婴婴,他依然是感觉到了师尊同上一世一样的开心情绪。他好奇,却不敢问。他心想,等以后再问吧。宁婴婴悠悠转醒时,沈清秋也穿好了衣服。他们等到宁婴婴恢复了力气,便去与其他弟子汇合。接受了众多弟子的关心与陈老爷的感谢之后,一行人便启程回苍穹山派了。

(省略了很多反派的台词…噫噫呜呜嘤嘤,大家不要怪我!)

考完了,开始填坑。你们想看啥?🌚

新动作壁咚!逮小和尚!bu成女壁咚成男真的不要太霸气_(´ཀ`」 ∠)__

呜呜呜昨天打势力战跟一个小姐姐讨论渣反,突然觉得我好怠惰…暑假一定填坑…因为答应了给她写肉(小声bb)。顺便,这对好萌啊!!!!!暗武我站定了!!!暑假给他们写文,他们俩剧情都给我想好了呜呜呜。 @等待 他家的暗香和道长!!!

随便写点什么来排遣心里的重量。

#肯定是刀子啦。

       蓝曦臣最近老是想起那个孩子,梦里梦外频繁地干扰着他的神经。他眉间殷红如点血的痣,唇边总是噙着的温软的笑意,以及那一声声“二哥”。从含着笑到字字泣血,他不知不觉竟是渐渐将那个孩子刻进了心里。那一出,他轻易不会去碰,一触便是满手鲜血,痛彻心扉。
     他想着金光瑶死前对自己说的那番话,脸上带着狰狞的笑,眸子深处却流露出深深的失望与生气。是啊,他并没有伤害自己,甚至还曾帮助过自己。而自己呢,却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将剑送进了那人的心窝。他说自己和大哥一样容不下他,他其实是想辩驳的。他是真心希望他们三个人就想当初那样,可以一直做好兄弟。至于他对自己的感情,蓝曦臣又何尝不知。但身为姑苏蓝氏的宗主,家族里每一双都盯着自己。忘机已经犯了错,他不能重蹈覆辙,他肩上的重担决定了这份感情注定只能埋藏在心底。他们只能是兄弟,此生此世都是。
     但谁能料到当年那个孱弱的孩子最后会是杀死大哥的罪魁祸首呢?他的母亲,是他的逆鳞吧。蓝曦臣还记得当时仰头看到的巨大的观音像,眉目间依稀可见少年的风采。娼妓之子,无外乎此。这是大哥将他一脚踹下金麟台时说的话,他母亲的确是红尘女子,对他的爱确实极好的。这句话可以说是戳在了他的痛脚吧,蓝曦臣叹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他最后推开自己是想让自己永远记住他吧,想忘也忘不了。蓝曦臣想起他推开自己时眼底闪烁着疯狂与解脱的光,尚在怔愣时棺盖就已被忘机束缚住,那个人终是不再见了。
      蓝曦臣端起酒杯,云深不知处禁酒,这是家规。但他作为家主,在今夜翻来覆去睡不着又想起那个孩子时,突然兴起偷偷地去向忘机要了一杯酒。他记得当时忘机的眼神似乎有一瞬间的深邃,然后转身默不作声地去取之前偷藏的酒。天子笑,他记得这酒是那个魏家小子最爱喝的,入口便是辛辣刺激的味道,仿佛一口滚烫的沸水滑入腹中,令四骸在这个冰冷的夜晚都温暖起来。一杯酒下肚,蓝曦臣额头上已浮出细细密密的汗珠,他已经醉了。他恍惚间听到有个温润的声音道“二哥居然也会有喝酒的一天。不过只喝酒没有下酒菜可不好,我已命人备好,等会就端上来。”蓝曦臣挣扎着抬起沉重的眼皮,那人眉间鲜红的痣似是活了般,慢慢地沁出血,污了那张始终带着淡淡笑意的脸。他伸出手想为人擦去,微凉的夜风漏过指间,一切不过是他自己的幻觉。他那样恨自己,怎么会回来看我呢?蓝曦臣在内心自嘲地笑笑,跌跌撞撞地走回房间。他想了想,又折返回来,将自己的抹额解下折好放在石桌上。他为自己的诡异行为感到疑惑,内心所有一个声音催促他这么做。
      他站了一会,默默地将酒杯与酒都带回房间,塞进地下藏书的暗格中。在酒精的催眠作用下,他脱了外衣与中衣躺到床上,合上眼睡了。窗外似有谁低低叹了一声,那根抹额被风吹着不知道飘向了何处。

(垃圾文笔,将就看看。困了,大家晚安。)

梦中梦(上)

#我还活着…_(´ཀ`」 ∠)__

      神社外又稀稀拉拉地落了雨,打在树叶上发出飒飒的声响。一目连披衣起身,拉开木门,候在门边的小童低低唤了声“一目连大人……”一目连垂眸看他,点了点头,走到廊上,探出手接了一滴将要坠落的雨珠,凉意从掌心传至全身。
      这雨,已经断断续续地下了一个周了。每天都有人来祈祷,或哭或哀,将家中最好的食物当做贡品送来,只盼望神明可以让雨停下。
      降水丰沛,若是放在干旱之年,固然是很好的。但要是像这样一直下雨,便会引发洪水,粮食也会颗粒无收。
      他又回想起老村长跪在神龛前满面愁苦地絮絮叨叨“神明大人,我们村子的人年年都给您供奉,还派人定期帮您打扫神社。今年这雨不同以往……上游的堤坝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地里的庄稼在被雨水泡下去根就要烂了……求您可怜可怜您守护的这一方土地上的子民吧……求您让雨停了吧……我们村子以后会奉上更加丰厚的贡品的……”
      但他并不能掌控水,他是风神,只能用神力护住上游的堤坝。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面对人们的哀叹他感到深深的无力。
      他真是个没用的神明,他想。
      消耗神力使他感到困倦,于是他转身回到屋里。
      门关上了一室的冷清,也阻断了神明的叹息。

(蜜汁短小……)

如果我改成周更了你们还会爱我吗?














大写加粗的抱歉!!!因为是高三,所以班主任查手机查的很严,没办法偷渡啦……不过我答应周更一定粗长……但是估计要下个周天了……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