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清欢—黄风万里

少暗渣反全职云鹊云亮阴阳师。
暑假填坑嘤。
好像又是缘更,哭唧唧。

啊啊啊啊我想要个暗香小哥哥啊啊啊,我啥都会,不在乎你修为,打本躺着都行。我能为你变大师啊,不管你喜欢大的还是小的,我还能给你写文啊qaq求暗香小哥哥dd我,我在千年调长风万里等你。

独占(十)

#时隔数月的更新,你们有没有想(打)我?
#楚留香已经吸引不了我了,你们才是我的真爱嘤。
 
      沈清秋是被一声声急呼给叫醒的,声音之焦灼让闻者心疼。他缓缓掀开眼皮,只见洛冰河被五花大绑在他对面,宁婴婴也被绑在一起。他头昏眼胀地看着他的俩徒弟,恍惚间看见了洛冰河眼底有晶莹的水光,叫他醒来小眼神亮得就像一只小狗,让人想要轻轻安抚。他微移目光,宁婴婴哭丧着脸唤他“师尊”。他现在头疼得很,这简单模式是真的简单粗暴,直接把他送到了小boss面前。但是有没有考虑他这个冒牌货的感受啊,他好歹也是一位峰主,这么轻易地就被一个魔物抓住,他不要面子的啊?听着系统在脑内刺耳的声音“b格-50”,沈清秋忍不住想抬手揉揉正在突突跳动的太阳穴。他突然想起来自己正被捆得像个粽子,低头一看,一句“卧槽”差点喷出口。他此时已经被魔物扒了上衣,只留下裤子与白靴。沈清秋脸上红红白白一阵,心中将那魔物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这壳子怎么说也是一代宗师,如今被用细细的麻绳绑得像被捉奸在床的小白脸,系统扣那么多分也在情理之中了。沈清秋抬眼见洛冰河正盯着他,眼底似有一缕暗芒流走。见他抬头又慌乱地偏过头去,沈清秋一愣,再去瞧时,洛冰河分明又是那朵小白花了。沈清秋只当他没见过自己如此狼狈,心中想着回去敲打他一番,让他莫在旁人面前提起此事。宁婴婴尚小,沈清秋瞧着她哭丧着脸直跟自己道歉,他觉得头更疼了。
     此时,突然从黑暗中现出一个黑色的人影桀桀地笑着说着嘲讽的话,声音呕哑嘲哳难听至极。沈清秋眯眼道“剥皮客?”“赫赫有名的修雅剑今日栽在我手里,痛快!沈清秋啊沈清秋。你猜破脑袋也猜不出,我到底是谁吧!”沈清秋道“这有什么猜不出来的,你不就是蝶儿嘛。”剥皮客无语片刻暴躁地掀开黑纱问道“不可能!你是怎么猜到的?”沈清秋忍住将心中吐槽说出的的冲动,装作一副深不可测的模样。剥皮客——也就是蝶儿开始了她絮絮叨叨的反派自述时间,沈清秋调整了个让自己稍微舒服点的姿势,眯眼听着她扯。他与蝶儿一来一往,倒也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理清了。等她陆陆续续把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沈清秋忍不住吐槽这世界的反派智商真是低。在询问过系统自己死了会不会复活之后,沈清秋不得不为自己掬一把同情的泪。他试图拖延时间的一句话,似乎把他引向了更不好的未来。沈清秋强压下身上的鸡皮疙瘩一边往后退,躲避蝶儿摸来摸去的咸猪手(bu)他只顾躲避蝶儿而眼神飘忽,未曾看到洛冰河黑了一张脸。此时的洛冰河几欲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暴虐,她怎么能用她的脏手去碰师尊呢?师尊是他一个人的,他自己不都舍不得这样对师尊,她竟然敢!洛冰河眼眶因气愤而泛红,他将自己的手骨捏的咔咔作响。一旁的宁婴婴有些悚了,似是被他吓到地小心翼翼开口“阿洛?”洛冰河这才缓过神来,强压下内心里想将这魔物碎尸万段的想法,又恢复了平时里坚强隐忍的小白花形象道“师姐…我无事,只是师尊被这魔物羞辱…我…”宁婴婴瞧着他泛红的眼眶,柔声安慰道“没事的,师尊不会被打击到的。”(沈清秋:说的轻松,我差点挂了好不好。)洛冰河咬牙盯着沈清秋,师尊此时长发披散,白皙劲瘦的身体被捆仙绳勒出道道红痕。平日里高冷不可侵犯的深情破裂,脸上泛起薄红,眼神飘忽,嘴唇紧抿,似在忍耐。洛冰河又想起了未到此世前师尊与自己欢好时,也是这般害羞的情态,他颇有一种闺中趣事被旁人瞧去的恼怒之感。好在这具身体尚且青涩,没有叫他只是看着师尊便出了丑。不过洛冰河觉得这样欺负师尊也未尝不是一件乐事,想来师尊也不会拒绝自己。洛冰河这才稍微放松一些。
      正当他出神时,就听到师尊如上世一般将他坑下了水。洛冰河此时倒没有前世那般慌张与绝望,他也知道师尊说的是真的。他是天魔混血,自然是最好的躯壳。现在师尊尚且不知道自己将来与他会有多大的缘分,坑起他来也毫不手软。洛冰河心中无奈,面上却还是做出同上世一样的反应。他甚至故意用泛红的眼眶去看沈清秋,他知道自己不会有事,他只是想让师尊对他有愧刘之心,好让他可以顺理成章地接近师尊。沈清秋看到洛冰河红彤彤兔子似的眼睛,心中紧了一下,他还只是个十四岁的孩子啊…沈清秋甚是愧疚,不敢看洛冰河的眼睛,也逃避了宁婴婴的问题,只是继续对蝶儿循循善诱。
      就在那一掌即将落下的千钧一发之际,突然落下一根房梁不偏不倚地砸中了蝶儿,将她压在房梁之下同时,也将绑着洛冰河和宁婴婴的柱子砸歪了。沈清秋一脸木然忍住吐槽的冲动,他心中尚在疑惑这么简单就完事了?忽然蝶儿暴起,又絮絮叨叨地将放出沈清秋的法子说出。说时迟那时快,洛冰河倏地抽出挂在蝶儿腰间的修雅剑斩断了捆仙绳,沈清秋趁着蝶儿不可置信之时,右手凝了灵力一掌将她击飞出去。此事如此才算了结,洛冰河脱下自己的外袍站在沈清秋身后。他现在还未发育,看沈清秋还要仰着头。他站在沈清秋背后,就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师尊肯将后背留给他,也说明了对他的信任。沈清秋摆好姿势回头就看到男主一脸孺慕地看着自己,眼眶仍是红红的。沈清秋轻咳两声两声问道“第一次见到‘除魔卫道’,可有吓到?”洛冰河摇摇头,只一脸严肃地道“弟子不怕,师尊如此教导我,弟子受教。”沈清秋心想这和我手里的剧本不一样啊?不过洛冰河没被吓到还是不错的,不过他又开口道“师尊…刚才…”沈清秋道:“你想问,如果刚才房梁没有忽然塌下来,为师到底打算怎么办?”洛冰河咬唇点了点头,拿微红的眼眶偷偷看沈清秋。沈清秋心中微动,这要理由他也说不出,他只得故作高深地道“你这可算是在责难为师?”洛冰河摇头,神色诚恳道“若能为师尊付出性命,与弟子而言乃是荣幸。”沈清秋在心中感叹男主的白莲花属性,没忍住走过去摸了摸那颗毛茸茸的脑袋,神色笃定且淡然地道““那为师也告诉你。即便为师出事,你也不会有任何不测。这一点,绝无欺瞒。”总归男主有金身不破定律,自己这也不算是在骗他。谁知洛冰河听了这话眼眶更红了,似是真的要哭出来。沈清秋有点慌了,他可不会哄孩子。谁知道男主只是抿紧唇将修雅剑与他叠好的外袍双手举至齐眉,毕恭毕敬地献给沈清秋“师尊,你的剑。弟子的外袍虽然略粘尘埃,但请师尊不要嫌弃披上吧。”沈清秋不由感叹男主真是可爱,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他接货了剑,却将外袍又递给洛冰河,淡然道“为师储物戒指中有备用衣衫,不过你能如此贴心甚好。”沈清秋又摸了摸男主因沮丧而垂下的头,补充道“此间事不可与外人说起详情。”洛冰河神色坚定地点了点头,沈清秋方才舒了一口气。脑内接连响起的系统的提示音更是让他喜不自胜,微弯了眼。【宁婴婴好感度上升,主角爽度+50】【获得高级物品‘捆仙索’,反派实力+30】【完成初级阶段任务,B格+200。OOC功能解冻。从此刻起,贵方可完全掌控‘沈清秋’账号的操控权。恭喜!请再接再励。】从今以后再也不用担心ooc,可以顺理成章地刷男主好感度了。沈清秋心里的小人开心地转了几个圈,他才稳住情绪对洛冰河道“你去将婴儿叫醒,为师去屏风后将衣服换好,我们便去与其他弟子相会。”待到洛冰河乖巧地点点头后,沈清秋才绕到屏风后去换装。洛冰河慢腾腾地走过去叫宁婴婴,他依然是感觉到了师尊同上一世一样的开心情绪。他好奇,却不敢问。他心想,等以后再问吧。宁婴婴悠悠转醒时,沈清秋也穿好了衣服。他们等到宁婴婴恢复了力气,便去与其他弟子汇合。接受了众多弟子的关心与陈老爷的感谢之后,一行人便启程回苍穹山派了。

(省略了很多反派的台词…噫噫呜呜嘤嘤,大家不要怪我!)

考完了,开始填坑。你们想看啥?🌚

新动作壁咚!逮小和尚!bu成女壁咚成男真的不要太霸气_(´ཀ`」 ∠)__

呜呜呜昨天打势力战跟一个小姐姐讨论渣反,突然觉得我好怠惰…暑假一定填坑…因为答应了给她写肉(小声bb)。顺便,这对好萌啊!!!!!暗武我站定了!!!暑假给他们写文,他们俩剧情都给我想好了呜呜呜。 @等待 他家的暗香和道长!!!

随便写点什么来排遣心里的重量。

#肯定是刀子啦。

       蓝曦臣最近老是想起那个孩子,梦里梦外频繁地干扰着他的神经。他眉间殷红如点血的痣,唇边总是噙着的温软的笑意,以及那一声声“二哥”。从含着笑到字字泣血,他不知不觉竟是渐渐将那个孩子刻进了心里。那一出,他轻易不会去碰,一触便是满手鲜血,痛彻心扉。
     他想着金光瑶死前对自己说的那番话,脸上带着狰狞的笑,眸子深处却流露出深深的失望与生气。是啊,他并没有伤害自己,甚至还曾帮助过自己。而自己呢,却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将剑送进了那人的心窝。他说自己和大哥一样容不下他,他其实是想辩驳的。他是真心希望他们三个人就想当初那样,可以一直做好兄弟。至于他对自己的感情,蓝曦臣又何尝不知。但身为姑苏蓝氏的宗主,家族里每一双都盯着自己。忘机已经犯了错,他不能重蹈覆辙,他肩上的重担决定了这份感情注定只能埋藏在心底。他们只能是兄弟,此生此世都是。
     但谁能料到当年那个孱弱的孩子最后会是杀死大哥的罪魁祸首呢?他的母亲,是他的逆鳞吧。蓝曦臣还记得当时仰头看到的巨大的观音像,眉目间依稀可见少年的风采。娼妓之子,无外乎此。这是大哥将他一脚踹下金麟台时说的话,他母亲的确是红尘女子,对他的爱确实极好的。这句话可以说是戳在了他的痛脚吧,蓝曦臣叹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他最后推开自己是想让自己永远记住他吧,想忘也忘不了。蓝曦臣想起他推开自己时眼底闪烁着疯狂与解脱的光,尚在怔愣时棺盖就已被忘机束缚住,那个人终是不再见了。
      蓝曦臣端起酒杯,云深不知处禁酒,这是家规。但他作为家主,在今夜翻来覆去睡不着又想起那个孩子时,突然兴起偷偷地去向忘机要了一杯酒。他记得当时忘机的眼神似乎有一瞬间的深邃,然后转身默不作声地去取之前偷藏的酒。天子笑,他记得这酒是那个魏家小子最爱喝的,入口便是辛辣刺激的味道,仿佛一口滚烫的沸水滑入腹中,令四骸在这个冰冷的夜晚都温暖起来。一杯酒下肚,蓝曦臣额头上已浮出细细密密的汗珠,他已经醉了。他恍惚间听到有个温润的声音道“二哥居然也会有喝酒的一天。不过只喝酒没有下酒菜可不好,我已命人备好,等会就端上来。”蓝曦臣挣扎着抬起沉重的眼皮,那人眉间鲜红的痣似是活了般,慢慢地沁出血,污了那张始终带着淡淡笑意的脸。他伸出手想为人擦去,微凉的夜风漏过指间,一切不过是他自己的幻觉。他那样恨自己,怎么会回来看我呢?蓝曦臣在内心自嘲地笑笑,跌跌撞撞地走回房间。他想了想,又折返回来,将自己的抹额解下折好放在石桌上。他为自己的诡异行为感到疑惑,内心所有一个声音催促他这么做。
      他站了一会,默默地将酒杯与酒都带回房间,塞进地下藏书的暗格中。在酒精的催眠作用下,他脱了外衣与中衣躺到床上,合上眼睡了。窗外似有谁低低叹了一声,那根抹额被风吹着不知道飘向了何处。

(垃圾文笔,将就看看。困了,大家晚安。)

梦中梦(上)

#我还活着…_(´ཀ`」 ∠)__

      神社外又稀稀拉拉地落了雨,打在树叶上发出飒飒的声响。一目连披衣起身,拉开木门,候在门边的小童低低唤了声“一目连大人……”一目连垂眸看他,点了点头,走到廊上,探出手接了一滴将要坠落的雨珠,凉意从掌心传至全身。
      这雨,已经断断续续地下了一个周了。每天都有人来祈祷,或哭或哀,将家中最好的食物当做贡品送来,只盼望神明可以让雨停下。
      降水丰沛,若是放在干旱之年,固然是很好的。但要是像这样一直下雨,便会引发洪水,粮食也会颗粒无收。
      他又回想起老村长跪在神龛前满面愁苦地絮絮叨叨“神明大人,我们村子的人年年都给您供奉,还派人定期帮您打扫神社。今年这雨不同以往……上游的堤坝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地里的庄稼在被雨水泡下去根就要烂了……求您可怜可怜您守护的这一方土地上的子民吧……求您让雨停了吧……我们村子以后会奉上更加丰厚的贡品的……”
      但他并不能掌控水,他是风神,只能用神力护住上游的堤坝。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面对人们的哀叹他感到深深的无力。
      他真是个没用的神明,他想。
      消耗神力使他感到困倦,于是他转身回到屋里。
      门关上了一室的冷清,也阻断了神明的叹息。

(蜜汁短小……)

如果我改成周更了你们还会爱我吗?














大写加粗的抱歉!!!因为是高三,所以班主任查手机查的很严,没办法偷渡啦……不过我答应周更一定粗长……但是估计要下个周天了……qaq

独占(九)

#再次抱歉,码完就睡,大家晚安么么哒

        正在沈清秋出神地想着双湖城剧情的时候,洛冰河轻轻地将一杯茶放到沈清秋手边道“师尊尝尝我泡的茶,味道如何?”沈清秋下意识地举杯到唇边准备喝,但洛冰河却猛地擒住他的手腕。杯里滚烫的热茶被这动作一激就泼在了洛冰河的手背上,但他却好像没有注意到一样,只是皱着眉盯着沈清秋,“师尊在想什么?为何没有想到这茶是弟子刚泡好的,根本本不能入口?”沈清秋一低头就看到洛冰河被茶水烫得起了已经起了水泡的手背,心底一阵愧疚。他挣开人的手腕,,从怀里掏出一瓶药膏抛给人,扭开头讽刺地开口“我在想什么岂是你可以知道的?赶快处理一下,等会下车了让婴儿看见又要怪为师了。”洛冰河闭了闭眼,拿了药膏随意地涂到手背上,平淡地开口“是弟子逾矩了,望师尊见谅。”沈清秋胡乱地应了一声,闭上眼整理纷乱的思绪。洛冰河垂眸看着通红的手背,在心里安慰自己,不急,师尊迟早是自己的。两人一时都无话,车厢内便一直沉寂到明帆及宁婴婴在车在对沈清秋说已经进了双湖城。
     沈清秋用扇挑起帷裳向外看去,在心中感叹古代社会白日的光景竟也不比现代差多少,都一样的热闹。洛冰河看着师尊在看向外面时眼底的欣羡,下定决心日后要陪师尊把这凡世看尽。他也不在乎什么修仙之人应当远离世俗红尘的话,只要自家师尊开心就好。在城内行了一会儿,就到了向苍穹山派救助的陈老爷的府邸,洛冰河跟在沈清秋身后,听着同上世一模一样的对话,只是他在偷偷地盯着蝶儿。他可是记得,上一世这个女人的手摸过师尊的身体,剥皮客?呵,他更想剥了他的皮,首先应该是要剁了他的双手。洛冰河眯眼眼神不善地扫了一圈那双白皙细嫩的手,内心的暴虐几欲压不住。他得提点师尊要小心一点,虽然目前最好的方法是不要打草惊蛇,但是他不想别人的脏手去碰自己的师尊,绝对不可以!于是在沈清秋告别众人进入房间后,洛冰河静静地跟着师尊进了房间。沈清秋皱眉看了眼跟在自己身后的男主,依‘沈清秋’的人设此时应该把他赶出去。正在他准备开口时,男主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句“师尊,女子都不是什么善人,要小心。”沈清秋。内心瞬间爆出一行血色的字:我靠男主是基佬!沈清秋木然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洛冰河看了眼一副深思模样的师尊,看来师尊应该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那就不会同上世一样被那个低级的魔物给抓住吧。他垂着头退出房间,宁婴婴也同上世一样来邀他玩,他点头应和。毕竟宁婴婴还是师尊最疼爱的弟子,自己还是要尽力保护好她。
      但事实证明,剧情的力量是不可抗拒的。宁婴婴还是被剥皮客抓走了,洛冰河也只得无奈地回去找师尊。正巧碰到准备出府寻找线索的沈清秋,洛冰河:???为什么师尊看我的眼神那么奇怪?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但他还是拱手盯着那奇怪的眼神向沈清秋说道“师尊,师姐之前邀弟子出去玩,但由于弟子的疏忽不慎,师姐…不见了。”沈清秋则收回了心底的万千思绪,流露出了对爱徒不见了的着急与对洛冰河的责怪“婴儿要出去玩你为何不拦着些她?你又不是不是知道此番我们下山是为何?”洛冰河只是安静地低着头,好像是内疚至极的样子。本来他一个根基浅薄的弟子,阻止不了那魔物也很正常,倒是以‘沈清秋’的性格还是要怪罪他的。沈清秋在内心叹了口气,有些心疼男主地闭了嘴,开始跟系统交涉。在付出100逼格后,他成功开启了简单模式。看着四处肆虐的魔气,他在心中感慨,不愧是简单模式啊。他一路顺着魔气来到一个被魔气笼罩的看不出原本模样的院落前,就被从背后闷了一棍,失去了意识。

(其实看标题也看得出来是我昨天晚上写的,但是太困没写完就狗带了。qaq)




































































































































































































































































大写加粗的道歉信!!!
抱歉昨天没有更新,因为昨天没有问同学借手机。而我自己的手机翻车了qaq今天放假,所以会把昨天的补起来,双更哟…
请收下我的膝盖,我对不起你们qaq